林放祖上几辈子都是穷人,到他爷爷那一辈却很快发迹了。关于他爷爷的发迹,至今村里还流传着这么个传说:林放的爷爷开了一间烧酒作坊。只要投进一点点粮食,酒淌起来就没完没了。听说夜间在田里看青的长工,能闻到一股股酒的清香在田野上飘荡。有人说,附近酒厂的酒都被黄大仙搬到林家来了……

于是林家很快就富了,盖了房子买了地,成了村里的大户。

然后就解放了。

林家的地分了,房子也分了。

过去的一切都成云烟,林放也已经四十岁了。林放不做工不经商,整日开着一辆小车四处跑,却依然是村里的首富。有人就弄不明白了,林放说:“咱祖上富,祖上留下的宝贝,咱家里有的是。”你还别说,林放家确实有宝贝,有人亲眼见他家有二十三枚亮闪闪的铜钱,圆形无孔,刻的是“二十四孝图”,栩栩如生。林放扬言要出手,已经有不少人去看过。村人还亲眼见博物馆的人上门做过好多次工作了。

却说一个冬日的下午,林放的老婆去邻居家打麻将,只有林放一人在家。一个矮瘦的汉子走进林放的家。闭上门,他悄声跟林放说:“听说你有祖传的铜钱,有个买主,想要看看。”

林放认识来人是邻村的王宇,还是先打量了他一番,又咨询了几句,才小心翼翼地拿出几张照片,低声说:“货就是这个样子。”

王宇一笑,问:“东西怎么来的?”

林放说:“祖传的呗。”

王宇说:“你家发迹,不过百十年的事,这个东西最晚也是宋朝的。这样的,我也有一个。”说完,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枚铜钱,上面的图正是那一套中的“卧冰求鲤”。

林放脸上一紧,问:“你的东西哪里来的?”

王宇说:“你的哪里来的,我的就是哪里来的。”

林放说:“瞎扯,我的真的是祖上传下来的。”

王宇说:“我的也是。”

林放说:“咱打交道可不是一两天了。都是老中医,别跟我讲偏方。”

王宇说:“那就啥也别说了,把你的真东西拿出来看看吧。”

林放笑了笑,说:“你等着,我去拿。”就进了内屋。接着,他通过内室的门,又悄悄转到王宇背后,戴了手套,用一条绳子一下勒到王宇的脖子上……

林放关上大门,将王宇的铜钱拿过来,放到内屋一个花瓶里。出来,把尸体放到汽车的后备箱里,打火,开门,驶了出去。

冬天的傍晚,天黑的早。除了凉飕飕的北风,大街上空无一人。林放将车开到十几里外的一片荒郊,那里有几口枯井,林放选了一口,把尸体“扑通”一声扔下去。

林放吹着口哨开车回家。